从黄图爱好者到动漫从业者

注:本文是应童年偶像windchaos之邀写的一篇文,原文发表于ACG批评,来说一说我为什么会从事这行。

从初中开始认识到自己喜欢动漫以来,直到上一份工作结束,我都只把它当做爱好,从没有想过以会此为业,甚至都没考虑过离开老家外出工作。我这个人还是相信缘分的。

初中时班上有一腐女,那是认识的人里唯一有这方面共同爱好者的人。那时候看日本动画的最主要途径还是盗版碟以及各种擦边球的动漫杂志——他们会以音像制品的名义出炉,“附赠”一大本的书刊,碟片里或放着上月的动画,或放着各种图包音乐和演唱会,一天因为在课间看杂志,她知道了我也有这方面的爱好。初中生没什么钱,一个月能买的杂志和碟片有限,于是我们开始交流各自有的资源,互通有无。她很有信用,没有偷偷在给我的碟片里塞一两部我腐向作品,我却在买到了附赠《空之境界·痛觉残留》的杂志后,第一时间向她进行了安利——我发誓,我这么做纯粹是因为她说她没看过《空之境界》,而我对其前面几部作品确实喜欢。

配图说明:对于初中生来说,《空之境界》还是太早了

因为经常去买盗版碟,几位老板对我也慢慢熟悉了,某一天放学后我照常去熟悉的奸商那里买碟片,见我找半天没翻到喜欢的,他满脸淫笑对我说:“我这还有些好康的”。于是我在之后看了生平里第一部里番,那部作品的名字叫《洗濯屋》。多年以后,我的第一个个人网站建立,写的第一篇文章就是怀念这部作品,三天之后,网站因为涉嫌低俗色情被关停。

因为腐女妹子成绩比我好,我们去了不同的高中,但是买碟换碟的故事还在继续,对象从腐女妹子换成了肥宅汉子,内容从普通动画扩展到了我们见不得人的私藏,另一方面,我家也买了电脑,比换碟片更高级的交流方式被我们两开发了出来:换U盘。鬼月老师的《女仆新娘》、木谷椎老师的《Mind of Sisters》、いーむす·アキ老师的《コイセヨオトメ》……各位大师的作品对我进行了二次启蒙。

因为有了电脑,买的碟片种类也丰富了起来,一开始只是去买各种普通游戏的盗版碟,然后又看到不少“好康”的,从《尾行》到《性感沙滩》,从《臭作》到《同级生》,从《战国兰斯》到《咎狗之血》,从《传颂之物》到《斗神都市》,有中文的凭着自己的喜好玩一把,没有中文的连猜带蒙加ctrl收黄图。《二次元狂热》是我的GAL启蒙读物,诸位童年偶像的文章看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当初却是不太明白黄图之外的魅力。

这些碟片自然也成为了我和肥宅同学交换的物品之一,除此之外,我也开始有意识的收集相关资源,一个是靠各个福利QQ群,一个是靠万能的百度。也是在那时候,我有了使用至今的这个ID:工口太伊。最初是想注册叫太伊,来源是真名的音译,结果可能这名字太大众早被人注册了,加了个工口,注册成功。多年后,工口二字成为不少网站、APP的注册敏感词,倒是给我带来不少困扰。

随着收藏的东西越来越多,我意识到一件事:这些在网上发资源的货,有的东西好像还没我多,他们发得我发不得?于是我也加入了他们,成为了一名资源党和搬运狗。那时候可能是人比较单纯,也没有什么卖资源的,也没有什么打着汉化组旗号捞钱的,整个圈子还是比较干净的,当搬运狗没有收益,却自得其乐,仿佛肥宅下载了你的合集包拿去撸了之后,自己也能分到一份快感。

唯一后悔的是那个时候错过了微博。

配图说明:听说现在的微博大V只要会搬运视频和打“哈哈哈”就可以了

那时候微博才刚刚兴起,现在几个知名的微博大号那会还籍籍无名,大家同在一个QQ群里发黄图,结果他们看清了新形式,迅速拥抱了新媒体,而我还在傻逼兮兮的干着这个没有报酬的,有法律风险的,还可能被伸手党骂的资源搬运,直到大二那年毛站(ACG和谐区)关闭。我会最终走上动漫从业者的道路,毛站那段经历其实是基础。一开始看各种动漫相关的书籍、杂志,只是觉得好玩和有趣,却从没有想过自己也动笔写一写,毛站上的诸位大文豪让我也动了写一写自己的看番体验、撸管心得什么的想法。

我的大学专业是新闻学,专业课课程并不多,于是我想用这些空闲时间做点什么。首先一个是参加了百度和学校一起搞的百度百科俱乐部,也算近距离接触了一把国内互联网行业第一线,然后一个事是建立了自己的个人网站:艾欧动漫(eroacg)。在毛站当搬运狗的时候,网站后台用的wordpress,我通过发稿熟悉了这一程序的发稿流程,又得到熟识的好友帮忙装好了后台,于是有了这个网站。

艾欧动漫这个站重建了三次,最开始名字叫工口归档,意思是把自己平时看过的工口物列个文档,建立没几天,我发表了一篇对《洗濯屋》的怀念文章,然后运营商说内容涉嫌低俗色情,就给我关停了。之后又给他改名叫工口ACG,一直沿用到大学毕业。到上海来之后,某次申请参加黄易的媒体活动,结果别人说不行你这个网站太工口了不让你参加,于是最后就决定叫艾欧动漫了,正式备案名称为艾欧网,也算切合网站主题。

配图说明:几次改版之后,网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网站一开始的文章题材很有限,就是写工口漫画家科普。这个创意点一方面是因为我当初偏好整理漫画家的合集,包括其单行本、同人以及插画、封面图等等,并附带两句自己对该漫画家的评语,结果越写越多,倒成了一篇文章了;另一方面,此前在《二次元狂热》上看了非常多期业界名家介绍,所以自己也打算跟着试一试。

这个网站建立之初就是为了自娱自乐,文章也是为发出去的东西做一定补充,却未曾想到文章还没写几篇,毛站就没了。彼时的毛站,在国内应该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的,百度“ACG”这个词,排第一的就是他,矢吹健太朗老师的画集出炉,没人扫,毛站的大家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出了全网第一个扫描版,据说在那之后很多外国友人都上这里还找本子。那时候,我差不多以一周一个工口漫画家的进度,做一个合集包,写一篇工口画师介绍,先从启蒙的鬼月、木谷椎、いーむす·アキ做起,虽文笔稚嫩,颇多纰漏,狗屁不通,但总还是有一些可读性的,之后越写越顺,期间还给和邪社的jimmy老师投过几次稿,均被采用,自信心爆棚。

期间取材,找了不少漫画家简介、画师推荐的文章和视频来看,接触了一档节目叫《绝对动漫》,对于其他版块我并不太在意,但是因为每期都曾经给出画师鉴赏和图包下载,于是开始持续关注。现任橙心社的负责人,就是当初《绝对动漫》栏目的总负责人,谁能想到缘分这回事如此奇妙?

配图说明:2012年的《绝对动漫》每期会推荐一位老师

网站的总体势头是很好的,眼看我也要成文豪,甚至开始YY有机会和女粉丝睡觉了,毛站却关了。2013年末,国内风声渐紧,加上站长归国在即,毛站先是被卖,而后彻底关停,我也跟着上岸,再未当过搬运狗。

但是网站却是继续做下去了,工口漫画家写了一段时间感觉也腻了,于是又试了试写新闻、写资讯、写杂谈,期间甚至还鬼迷心窍开了两天的不可描述的网站,然后因为越想越害怕自己给关了,但是这个自己写文的网站总归是坚持下来了。有时候一天更新好几篇,有时候一个月不更新一篇,总之写什么、什么时候写,全凭自己开心,偶尔有人留言对文章有批评之声,我总是怼回去,“爱看看,不看滚。”,这种性格得罪了一些人,却也因此得到了一些知己和好友。虽然只当成个娱乐,但是那会我对网站的最基本运营还是有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加友链,因此认识了很多个人站长,并也因此认识了好几位交往至今的挚友。百度百科的工作也越做越顺,还被百度邀请去了一次北京,我也曾想过以后有没有机会去百度工作,但是那时候还没有离开重庆的勇气。

大三结束进入大四,整个新闻学系都开始出去找工作了,直到那时我都还完全没想过从事动漫相关行业。兴趣是兴趣,工作是工作,我得先想办法不靠爹妈养活自己。我先是去了爱奇艺重庆分公司,面试的时候问我最喜欢的导演,我回答了“管虎”,问最喜欢他的哪部作品,我说《厨子戏子痞子》,问为什么,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自觉满意非常,以为最起码能跟在自制剧栏目组后头学点东西,却不料重庆留给实习生的名额只有一些诸如剪辑、审核、影视资料入库的工作。后来我才知道,这份工作,基本属于智力正常就能做。

一天40部视频作品,加海报,打标签,填主演名字,一天五十的补贴,超过八百的部分还得上20%的税,偶尔能碰上一部动画作品就算放放松一下了…三个月实习之后,当官的问我愿意转正么,我说拜拜了您类。虽然事后感觉被坑了,但是在爱奇艺的实习经验也让我了解了一个视频平台从节目入库到最后发布上线的一整套工作流程,这和我现在的工作内容有些许切合之处。

爱奇艺的实习结束之后闲了一段时间,期间有两件事让我对“动漫产业”产生了一些想象与联想。一方面,我的网站有人愿意来投广告了,对方名叫漫趣,是做动漫周边的。关于动漫周边,我并没有太多印象,此前唯二接触过的动漫周边,一个是动漫飞机杯,一个是在绝对萌域买的痛T,后者那里买的衣服我叫他帮忙在背后印上“工口太伊”四个字,这样方便面基,结果他还给我印成了“口工太伊”。简单聊了下网站访问量,我和他们约定一个月200块广告费,原来做网站也能挣钱了。我这个人是信缘分的。

另一方面,屌丝站长群里的朋友说,有个动漫网站叫爱你妹,正在大范围征稿,千字四十内容题材不限,想想之前的实习,一天累死累活才五十,还得上这么高的税。于是吭哧吭哧开写,有时候一天写一篇,有时候一天写两篇,拿到的第一笔稿费,先请爹妈吃了顿火锅,这个钱花起来比爱奇艺的自在多了,我隐隐觉得自己还是有可以靠动漫吃饭的。

但是大四才过了一小半,大家都在实习,没有实习证明连学校的差都交不了的。我的找寻范围变成了文字工作,先是去了新浪旗下房地产频道新浪乐居,而后去了新浪重庆。六点起床更新早新闻、坐8个小时车下乡采访、写一写家长里短、说一说人生百态,那时候我还是有一些记者梦的,毕竟是学新闻学出来的。带我的老编辑说她春节后要回来家结婚了,我感觉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打算完成实习生到正式入职的蜕变,结果总编辑大手一挥,这孩子还没毕业,不要。幸运的是,带我的老编辑、新闻组的主编,以及其他几位姐姐们,还是给了我不少帮助和机会的。期间百度来过一回信,说接下来会有新的实习岗位,有过一点心动,但是还是没有鼓起离开重庆的勇气。

配图说明:那时候我写的东西画风是这样的

实习期结束两个月,偶然点进新浪重庆手机端,主页还在推荐我实习时候写的文章,感觉心里有点酸。

但是之后一个更好的机会来了。新华社旗下,事业单位,当运营编辑,负责工作是写微信稿,做日常更新,不过最吸引我的一点是,机关食堂中午管饭。给爱你妹写动漫文章,我最多一天写了五篇,五六千字感觉也能信手拈来,但是在事业单位,写的东西要接地气,要面向最普通大众,还要符合老编辑们的口味,我感觉我开始被工作的压力压得喘不过起来,加班一分钟,感觉时间像一个小时一样漫长。春节一过,我提出了辞职。百度又来了一次电话,问我有没有去北京工作的想法,我有想法了。如果去那边,应该会先成为一名运营实习生,指导老师是当初大学社团活动的总负责人。同时我又去看了一圈招聘网站,工作地点不再仅限于重庆,我又发现viva在招聘动漫区编辑。我本身是他们软件的用户,却几乎没点进过动漫区,里边除了抓取的腾讯动漫的新闻,似乎也见不到别的什么内容,我要能去,是个机会。工作地点是北京西城区。

另一方面,因为常常在和网上的朋友诉说工作的不顺,一方面,他们给了我很多支持和鼓励,另一方面,远在上海的朋友给了我一些情报:她所在的大角虫网站——并非那个漫画平台大角虫,而是一家主打动漫资讯及绘画教程的大角虫网站——也在招聘实习生,给的钱不多但是至少能保证在上海勉勉强强活下来。此时的我已经确定了,谁先给我回电话,我就去哪里了。自小学以后,我就没有再离开过重庆,甚至因为学校和家里离的非常近,高中大学时虽然住校,周末我也时常回家。提到我想出去闯一闯,爸妈说那就去吧,男孩子总归要出去闯一闯的。

北京还是上海,我在等哪边先给我回信和电话。去百度百科,可能之后就成为一名运营了,但是能不能做,不确定。去viva,合计了下工作地点附近的房价,估计要找家里再要个好几万,但是一方面,这是文字编辑相关工作,和之前的职业规划相符合,另一方面,viva,背景屌屌的,以后要带着这一份金灿灿的履历回重庆,绝对不愁找工作。至于去上海,那估计是实习完了就回家了,权当见一回世面吧。

等待总是最难熬,里番也看不动了,工口本也撸不动了,闲极无聊,直到在B站首页刷到了那个视频:《【橙心说】01为我们所喜爱的动漫做贡献》。

配图说明:看完这一期视频,我打定了来上海的主意

我觉得我还是有些动漫理想的。我还是相信缘分的。

《绝对动漫》栏目组因为母公司的危机而宣告解散,我是早期观众,但是却没有一直追着看,对他们的困境和危机一无所知,但是我对这个视频的内容深以为然,并且看到了结尾的“正在招聘”。简历什么的都是现场的,发邮件,加QQ,语音面试一气呵成,创业的条件很艰难,但是我有一点很清楚,这一次如果能去上海,我应该会是去追梦了。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离开重庆,3月3日,我踏上了上海的土地,第二天是我身份证上的生日。编导带着我买好了被子,正在铺床的时候,北京的电话来了,viva说不在乎我应届生的身份,可以为我提供一个编辑的职位,而我,已身处上海。至于接到百度的电话,已经是到上海一个多月后的事了。

橙心社是一家动漫视频节目制作团队,主要的产出内容就是各类原创PGC视频,市面上都说什么二次元价值上千万亿,短视频风口已然来临,但是除了风,我感觉到更多的是不易。进入这个行业之后,自己的感觉一个是穷,一个是苦。创业不易,公司又小,还穷,而且没金主爸爸,公司又没一个会包装会忽悠的,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估值给吹上去,不过总归是可以苦中作乐,多产出一些可以对得起自己本心的视频。短平快的年代,很多人成为了流量的奴隶,为了点击量和阅读量不顾一切,但是在迎合市场的同时,我觉得还是想坚持一点初心的,给自己扯的遮羞布是,在保持原有视频节目产出的基础上,多做一些最广大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好在总体的势头总是向前的。

因为在公司的关系,慢慢接触的面东西多了不少,见识也长了很多,我从一个个人站长、博客作者也成长为一名所谓的“自媒体”作者,在今日头条、天天快报等平台上运营起了自己的自媒体账号“ACGN”,写的东西全随心所欲,写我自己想写的,那时候我感觉我才是真正的自由的,不被生存压力所束缚的:反正我写这些东西都是为了图自己开心,先娱乐自己,再娱乐他人。觉得我的东西水?抱歉,就是写给自己看的。就是这样一种写作态度,居然慢慢写到了几千万的阅读量,还认识了不少新朋友,想想之前错过的微博,自媒体平台,我觉得是个机会的,而作为独立个人的自媒体创作者,是应该拥有强烈的个性的。

配图说明:做自媒体之后,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有时候我自己也会想,我应该是一个拥有一定性格缺陷的人,有时候会表现的太感性,不然也不可能说出“爱看看”一类的言语,但是直一点,花花肠子少一点,似乎也是有一些好处的,业界太浮躁,但是踏实做事,总有人看得见的,总有同样踏实做事的人在寻找同类的。

到今天为止,我正式进入这个行业已经有一年了,一年前的今天,某位前辈在某个LIVE上的讲话我依然记忆犹新:

“我国二次元从业者的整体水平是偏低的,他们的学习速度甚至都跟不上资本涌进来速度。”

这群水平偏低者里是包括我的。除了加快学习,我别无他法。我把“不要让工作太忙成为自己停止学习的借口。”改成了自己QQ的个性签名,但是就是这样这篇早就答应好的文章也憋了快一个月才憋出来。

工作很忙,事情很多,甚至忙的我再没有时间收集黄图,闲下来我会怀念下在毛站的日子。

还有毛王,说好的毛站纪念T恤呢?

文:工口太伊

  • 我的公众号
  • 掏出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聊天群
  • 群号316135994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8   其中:访客  8   博主  0

    • avatar Annoy

      几乎全部看完…… 我似乎是看到了一个网络时代的真正的老司机的历程……
      目前身为一个大一即将结束的大学生………………

      哎呀算了……反正本站我加入收藏夹以后常来看看啦╰(*°▽°*)╯

        • avatar 陌路孤魂

          @Annoy 开学大三 很迷茫啊我

            • avatar 工口太伊

              @陌路孤魂 努力学习不会错的,现在还很后悔那时候没去学日语

          • avatar renyiqiu

            大致了解到了贵站的历史了,二次元的路在国内确实不好走啊,也看到了站长的坚持,坚持的同时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加油吧!

            • avatar 幻想乡比利王

              毛站啊………怀念

              • avatar ZzHh

                真是怀念天国的毛站,可惜站长回国的话就没法搞了,不像神社那边人在国外不害怕。

                • avatar 风铃

                  不太会说什么,只能说,站长加油,支持你~

                    • avatar 工口太伊

                      @风铃 谢谢支持